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舞女】(24) 作者:qian1223
【舞女】(24) 作者:qian1223
字数:432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二十四章第一个客户

  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男人能使吴暖月出现情绪波动,一个是她的父亲吴雄,G市黑道的风云人物,太子党上任魁首,对稳定整个黑道局势有巨大贡献与作为。而另一个便是当今太子叶凌风,智慧与实力并重的儒雅男子,拥有万千狂热的追捧者,其中不乏各行各界的精英人士。有人曾说如此完美的男人选择吴家那个刁蛮大小姐为太子妃实是不智之举。对此,本人也只是一笑置之,并无言语。
  当这个令无数女子为之疯狂的太子推开吴暖月房门之时,一只雪白玉足带着劲风而来,直取那张帅到掉渣的俊脸。叶凌风右脚稍稍后撤,右手化掌将这夺命玉足堪堪握住,力道之大险些脱手。他露出略带苦涩的微笑,「暖月妹妹如此下死手是想这辈子守活寡吗?」

  吴暖月单脚站立,由于被擒着玉足而微微撩起的浴巾几乎挡不住私密的美妙春光,却也毫不理会,只淡淡地说道:「谁叫你不打招呼就开门,踢死你才好呢。」
  叶凌风的嘴角勾起一丝坏笑,右手猛地一扯将吴暖月紧紧拥入怀中,「进爱妻的房间需要打招呼吗?」言语中温柔而透着一股霸道。

  吴暖月很意外地没有反抗,微红了俏脸埋进结实宽大的肩膀中。都说恋爱中的女人如同温顺的小猫咪,难道鼎鼎大名的太子妃也是如此?正当温存之际,叶凌风突觉脖子一阵撕裂剧痛——原来是怀中小猫咪…不,是小老虎狠狠地用那张粉嫩小嘴咬住了脖子,其势头仿佛不咬下一块肉决不罢休。

  目睹此景的桃子和张倩妮相视一笑,所想的就心照不宣了。倒是被咬的叶凌风镇定自若,朝她们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轻拍吴暖月的脑袋,说道:「好了好了,一定要咬出血才行吗?」

  「因为我喜欢吸你的血。」吴暖月离开「可怜」的脖子,回到床边坐着,嘴唇上已有点点血迹,嫣然笑道,「找我有什么事吗,凌风哥哥~ 」

  「自然是要紧事了。换好衣服跟我去参加一个宴会。」叶凌风说罢看向桃子,「这位是暖月的朋友吧?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真真是光彩夺目,美丽动人啊。」

  「你好。」桃子突然被这么一夸奖有点受宠若惊,便站起来与他问好。
  叶凌风微笑地点点头,目光又转回他的「小老虎」,「本太子亲自来接你,你应该不会拒绝吧?」他之所以会亲自走这一趟,是因为过去派来邀请吴暖月的那些小弟都永远消失了。

  「你给本小姐一个不拒绝的理由。」吴暖月倚靠着床头,又恢复到原本的盛气凌人。

  叶凌风轻叹一口气,走到那双玉足跟前坐下,做出一个令人惊讶的举动——他握起一只玉足在纤趾上轻轻吻了一下,「这个理由够充分了吗?」

  亲吻脚趾表示忠诚,吴暖月也不再得了便宜卖乖(因为叶凌风夸桃子漂亮,她吃醋了,女人哪~ ),将房内所有男性都赶出去,一边穿衣服一边吩咐桃子和张倩妮明天下午再过来。几个人在庄园大门前「分道扬镳」,走的路上桃子不禁心想:当下属真是呼之则来,挥之则去啊!

  此时已是晚上7点,三人吃了晚饭后,桃子与人有约先行一步,而张倩妮则跟张扬去了女王宫殿,那里也是吴暖月那只暗杀小队的基地。在布局精致的房间里,张倩妮脱去了长靴和80D紫色天鹅绒裤袜,一双笔直修长又不失圆润的美腿就呈现在张扬面前。此刻张扬的心情既紧张又害怕,一来是自己恋足的因素,那诱人美足就在眼前晃来晃去实在忍得难受,再就是曾经被张倩妮狠心踩踏过,不免留有阴影。如今这个173公分的高佻美女又不怀好意地注视着他,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呢。

  「小扬扬~ 」张倩妮突然极是温柔地唤了一声,张扬猛地抖了一下,小身躯偷偷往后缩了缩,「咯咯咯~ 怕姐姐吃了你吗,小扬扬?」

  「没,没有啊…」张扬嘴上这么说,但还是下意识要离那双美足远一点,生怕又被它们折磨。

  「姐姐今天犯懒了不想自己去洗脚,小扬扬你帮姐姐洗一下吧?呵呵,要用舌头洗喔!」张倩妮把一只美足伸到小男孩的双手中,涂着天蓝色指甲油的狭长脚趾极具诱惑地扭动了几下,看得后者直咽口水。

  「可是女王姐姐说过,我只能舔她的脚…」张扬虽这么说,却明显有些动摇了。

  「是吗~ 那小扬扬可惨了,那时候在太子妃家,你舔过暖月的脚了呢,你说桃子姐会怎么惩罚你呀?」张倩妮说着假意可惜地叹了口气,「大概会用大腿狠狠夹小扬扬吧。」

  「啊…」经张倩妮一提醒,张扬果然紧张起来,心想:怪不得后来女王姐姐有些生气的样子,这可怎么办?他虽然经常受到那双美腿的缠绞蹂躏,抵抗力增强不少,但骨子里还是很惧怕的——毕竟与死神零距离接触不是一件好玩的事。
  「咯咯咯……瞧把你吓的。你只要给姐姐舔脚,姐姐会帮你说情的喔。」张倩妮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否则不用等桃子姐,我先用我的方式来惩罚你这个不听话的小家伙。」

  「倩姐姐不要,扬扬这就帮你洗脚。」张扬连忙自觉地跪到地板上,双手捧着美足,从五根脚趾开始逐一舔舐。

  张倩妮平时喜好用茉莉花香的香水,那双原本飘着茉莉清香的美足虽然在长靴里捂了一天,脚上流了些许汗水,但这种汗水与香水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却是张扬的最爱(这是拜桃子所赐),只见他清理得极为投入,将脚趾一根一根地含在口中吮吸,品得是满口盈香。此番真真是便宜了张扬,要知道这个「温柔」美女实际上也高傲得紧,一般人只有被践踏于脚下的份,哪里有机会尝到那双美足。也正是她从没有被人用舌头舔过脚丫,如今被这小家伙仔仔细细地舔过每一寸皮肤,感到阵阵酥痒,好几次都不由得把趾缝中的舌头紧紧夹着,倒把张扬都给夹痛出眼泪来。

  舔完这五根「芳香趾」,张扬感觉舌头都有点发肿,便吐着舌头可怜兮兮地望向张倩妮。张倩妮抱歉地笑了笑,抬起美足用足底轻柔地蹭他的舌头,似乎是想以此来缓解疼痛。也许是出于恋足的心理作用,在有些冰凉的足底「按摩」下,张扬感觉舌头没那么痛了,于是握住足踝主动用舌头迎合张倩妮的动作。

  张倩妮平日里对脚部的保养十分细心,因此连足跟都没有一点令人倒胃口的死皮,可谓是光滑得仿佛能挤出水来。张扬怎么说也品尝过两个美女的脚丫,吴暖月不用多说,那是只应天上有的无双仙足,桃子则稍逊一些,虽然脚型属上品,脚趾饱满圆润,脚掌有一点点肥嘟嘟的感觉,摸起来手感奇佳,但输在味道没有前者的夺魄勾魂,属于正常美女该有的脚味(她的杀手锏在于臀部——丰腴的翘臀,称之为征服男人的无双美臀一点都不过分)。而张倩妮是先天因素加上后天保养,使得一双美足可媲美婴儿的肌肤,细腻粉润又滑嫩无比,可想舔起来的口感会有多美妙。如果硬要挑出毛病的话,那就是脚有些大,形状不如桃子的优美,综合考虑应该是不相伯仲吧。

  如今张扬舔着美味足底,小鸡鸡不知不觉可耻地硬了。张倩妮见状轻笑了一声,猛地将他抱起来,双臂环绕着脖子,两条长腿缠在腰胯两侧,眯着杏眼说道:「小家伙~ 姐姐的脚让你那么兴奋呀~ 」

  「倩姐姐…」张扬突然感觉缠绕着自己的长腿似乎正散发出一股隐而不发的压力,就好像他的女王姐姐,是一条恐怖的蟒蛇。

  自从那天玩死了胡耀天,张倩妮又新添了一种喜好,那就是侗绞——用她那修长美腿缠绞猎物,享受猎物被挤压身躯所发出的动听的音符…

  ……

  同一时刻,某家酒店,桃子也与那位老板见了面,QQ昵称叫「潇洒哥」,结果却是个身材瘦小最多不过165公分的男人。反差之大令桃子觉得今后要仔细挑选才行,像这种货色根本无法满足她的欲望——还没怎么过瘾可能就顶不住。不过来者是客,怎么说人家也大方地多付了五千块钱,就当是做「好事」了。看到对方有些拘谨,桃子便露出一个娇媚的笑容,问道:「第一次玩吗?」

  「是,是的。」瘦男人微微低着头,都不敢跟桃子对视,眼睛直勾勾盯着豹纹短裙与及膝长靴之间露出的一截丝袜美腿,口水都快流了出来。

  「呵呵,不要紧张。」桃子边说边脱鞋,一双秀美丝足从长靴中「解放」出来,散发着阵阵芳香,「脱衣服呀,傻乎乎的没见过美女啊?」

  「哦哦,好。」瘦男人有些手忙脚乱地脱掉大衣,神情依然拘谨,感觉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最后只好跪着。

  「你还挺有奴性的嘛。」桃子不禁吃吃笑了起来,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刘立勇。请问您尊姓大名?」

  「叫我桃子就行了。喜欢我穿丝袜夹你呢,还是光着腿?」

  「这个,您决定吧,我,我没经验…」

  「呵呵,好吧。」桃子说罢将丝袜也脱掉了,反正室内比较暖和,而且丝袜比较厚,会影响感觉,「到这边来。」

  「嗯,好。」刘立勇跪行到桃子腿下,按照指示背对着她,随后就有两条雪白美腿跨在肩膀两侧。

  「你选择的是中度窒息,准备好了吗~ 」一如既往的询问,意味着痛苦即将到来。桃子将scissorsleg分为:轻度,中度和重度,以供客户选择。等级越高,费用越高,体验效果也不一样。例如这个刘立勇选择的中度,是在不使出全力并且限制呼吸时间的情况下进行的,第一轮是热身,只有二十秒,给予一秒的呼吸时间,每轮增加五秒,每过五轮增加一秒呼吸时间,依此类推直到受不了为止。

  「我,我是第一次,能轻点吗?」刘立勇突然感到莫名的紧张,说的话倒把桃子给逗乐了。

  「呵呵呵…放心好了。不过给你个忠告,不要挣扎过度,否则后果自负喔!」桃子说着搬起他的下巴,右腿缠绕脖子将咽喉夹进腿弯,然后左腿弯扣住右脚踝再回弯卡紧,首四字绞的动作便准备就绪了,「要开始啦~ 3,2,1,诶!」
  一声娇叱,缠绕着刘立勇的柔软腿肌瞬间变得犀利坚硬,就像一条蟒蛇捕捉到可口的美食,一点点地缠紧。他的咽喉被腿弯压迫着,顿时感到呼吸窘迫,由于是初次体验免不了害怕,便用双手去抗衡那双已夺去数条人命的美腿。然而胳膊拧不过大腿,桃子的腿力更是今非昔比,刘立勇的抵抗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不过这轮只是热身,他还能得到细微的空气,脸色也只是稍稍涨红了一些。
  二十秒很快过去,绷紧的腿肌即刻松弛,刘立勇得以大喘一口气,紧接着脖颈四周又传来了那股令人害怕的压迫感。这次桃子开始认真了——「二十五秒。」她用左腿弯扣紧右脚踝,双手撑着床猛然挺直小蛮腰,将刘立勇的脖子360°毫无缝隙地缠包裹在美腿之中。

  刘立勇顿感压力剧增,咽喉因为被腿弯紧紧夹住而完全失去了呼吸的作用,只能发出「呃呃」的呻吟,颈动脉在强大的挤压下使得血液循环遭到阻断,整个大脑里仿佛飞进几十只飞虫般的嗡嗡直响。头一次体验到真正的腿绞窒息令这个瘦男人的内心充斥着无边无际的恐惧,他什么都不想,双手奋力掰着给自己带来痛苦的大腿,只求能获得一点点赖以生存的空气。

  「呵呵呵…就凭这点力气还想掰开我的腿呀?还是乖乖体会这其中的乐趣吧~ 嘿!」桃子又娇叱了一声,双腿愈加绞紧的同时娇躯向左扭转,带动着右大腿更加猛烈地挤压中间的脖颈。如此一来将刘立勇所承受的痛苦又提高了好几倍,挣扎幅度愈演愈烈,已然忘了之前的忠告。这等于是在挑战桃子身为女王的权威,后果可是相当严重的。

  好在第二轮正好结束,桃子将双腿伸展,脚腕相勾,嘴角泛起一丝残忍的笑意,接下来才是窒息地狱的真正开始…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